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之後與開始。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室內因璧爐的火光而溫暖。

她脫下沾上雪片而微濕的厚重禦寒外套,並且將外套掛在璧爐前烘乾。

在為縮在地毯上睡著的少年蓋上毛毯並稍微休息之後,她從紙袋拿出書店買來的嶄新信紙,分成兩份的淺色信紙被光染成微黃色。
再拿出褐色的筆,開始幫每一張信紙畫上小圖案。


爬起。
「…什麼時候回來的?」
背後響起少年的聲音,似乎因為剛睡醒而語音模糊。

「剛到家不久,你怎麼不去房間睡?」
「…我想等妳一起睡。」他模模糊糊說著,當眼睛看過她掛外套的衣架時睜大眼睛,「妳的圍巾呢?」

「那條圍巾借給某個忘記在寒冷天氣裡圍圍巾禦寒的笨蛋了。」
彷彿早就了解少年會問這個問題,不疾不徐說出答案。

「這樣嘛……啊、黑爺爺寄了通知過來,要妳明天去找他一趟。」

她露出厭惡的表情令他慌張起來。

「爺爺說是很重要的事、不能不去!」
「知道。」她聳聳肩。「我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找我…」
「呃?」

看著少年微呆的臉她露出微笑。

「我有買新的信紙,你的那份要現在畫嗎?獸徑。」

-

這是某篇故事的附屬篇,以及帶出故事的短篇。
至於某篇故事,我也還在等對方寫
PR
«015。暫別]  [HOME]  [013。散步»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