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2。相同處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發呆

洗好澡後帶著溫暖水蒸氣的咏呆坐在床鋪與抱枕堆中。
她的洋裝是從前陣子意外潑到生長劑的嘎爸爸身上蒐集而來的羽絨做成的(步驟省略)。
下擺刻意剪出羽毛狀,腰部兩側加了繩索編成的裝飾--這是代表手臂與手指。

家裡有這種奇怪生物竟然是如此方便。


阿枯與正在吹頭髮的硝子面對面盤坐著,她的尾巴不帶攻擊性指指咏。


「?………他……是變成小…女孩……?」


「  --呃?」
「……不是…嗎?…眼神凶惡…的………狼。」


枯
枯的說話方式仍如往常一般慢,但眼神充滿期待。
等最後一個字尾音完全出現後,硝子才恍然大悟馬上否定。

「不、不是。」

晃動的尾巴在瞬間如同死亡降落於地板。

「……耳朵…尾巴…顏色…都一樣……」

她緩緩念出為何這麼理解的原因(大概吧?)。
雖然這是很普通的理由,但是硝子聽到後卻沮喪似的垂下雙肩。
果然還是會在意嗎?

「………………氣味…,和硝子…一樣。




 …鳥的氣味。……」

「是嗎…」

硝子關閉吹風機電源,拿起掛在椅背的小披肩為咏披上。

-

差點就失控寫硝子大談阿咏有多可愛--…
比如說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是如此可愛因為怕冷冬天常常黏在自己身邊雖然有時候是黏嘎爸爸(冬天好幸福~)寂寞時狼耳朵會往下垂一遇到溫暖熱源就會欲眠而全身窩在被裡面還有好多好多!!!看到這邊的人不要說不要寫感想在留言裡忍不住請敲MSN(咦)
PR
«013。散步]  [HOME]  [011。晚餐時間»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