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6。墓地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一夜之間氣溫下降,飄著小雨的山上冷到可以呼出白色水蒸氣。
今天沒有藍天沒有陽光沒有老鷹,只有雨水、泥土與樹葉的味道。

我坐在有點冰冷的石矮牆上,阿枯因為怕冷抓著硝子不放。

「阿枯,妳會冷就躲到口袋裡喔。」
雖然我很想把手塞到口袋裡,不過還是讓給阿枯避寒冬眠比較好。

阿枯開口好像想說什麼,又馬上閉上口。

「怎麼了…」
我還沒問完,她就抓著我的上衣往上爬,爬到肩膀的位置。
「妳以為自己是汪達嗎……沒抓好怎麼辦啊?」

「………不會的…啦…。」
她撥弄著我因氣溫過低而難得放下來取暖的長髮(圍巾作用)。
接著就縮在頭髮裡一動也不動。

「…我要…睡……了。」抓緊頭髮。
「慢著慢著!妳要睡在這裡?」
「……沒錯…。」

妳是我以前養的文鳥嗎?
牠們也喜歡藏在我的頭髮裡,不過大多都是在裡面玩…呃。
可是睡在頭髮裡,毛毛的會舒服嗎?我知道是很溫暖啦……

「掉下來,我會接住的。」硝子說。
「好吧…我想阿枯也不會笨到睡在危險的地方。
 硝子應該很喜歡這裡吧?」

他點點頭。

「為什麼要來這裡?」
「掃墓嘛…一年一次的。這是我爺爺的墓喔。」
「墓?」
「就是死人睡覺的地方,也可說是人最後的歸處…吧。」指指前方的塚。
「棺就埋在那裡面。」

「唔…」

對妖精而言死亡應該是抽象的吧?
他們的死亡是在他們無法察覺的一念之間決定的。

「爺爺是怎樣的人?」
「這個嘛…印象中算是有威望與學識的人。」我想了想。
「以RPG的角色定位來說,就是德高望重卻沒戲份的固執村長!」

「這是稱讚?」
「這個當然。」


強制結束。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