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9。天使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嘎呼…」
把眼鏡拿下來擦拭鏡片時打了呵欠,視線失去鏡片的調節功能因此一片模糊。
而電腦螢幕的光芒也變得刺眼起來。

戴上眼鏡。不經意地用視線角落晃過硝子的翅膀。
斷羽依然沒有增長修復的跡象,或許,要等到秋季過後才會有明顯變化吧。

硝子抓著阿殼不曉得在做什麼……清灰塵嗎?啊,好像是在玩翅膀。
阿殼的翅膀隨著硝子的手上下擺動。
專注於玩弄(?)阿殼的硝子也輕輕拍著自己的翅膀,微弱的拍打聲形成固定的旋律。

彷彿哼起歌來。

雖然硝子是音痴,但這節拍到是很固定。
咏一直看著正在玩阿殼硝子,小小的狼耳因為節拍聲而豎起。

「…嗯…?為什麼一直看著我?連咏都…」
終於發現我和咏盯著自己看,硝子停下動作。

「硝子你在玩阿殼的時候,有露出笑容呢。我和咏就是在看這個。」

雖然不曉得咏盯著硝子看的理由是否和我一樣,就隨口說出來。
而咏竟然隨著我的回答而點點頭。

「呃、」

他似乎有點不好意思,雖然沒什麼關聯…我戳了戳他的頭。
畢竟這樣的硝子很可愛。



「小默來了--!」
伴隨著清脆的招呼,純白的妖精彷彿白鴿飛進窗內降落在靠窗的桌面上。

默盯著咏輕輕晃了一下腦袋,黑色的頭髮因為身體的輕微晃動落了一束到面前。
沒理會那束遮蔽視線的頭髮,她帶著笑意眨眨眼睛,接著用力抱住咏,臉頰靠著咏的狼耳摩蹭。

「軟綿綿~」

據說默會用擁抱的方式表現友好…應該就是這回事吧?

這好像是咏第一次受到這麼親暱的肢體接觸,她呆呆站著任憑默抱著自己。
但是緋紅色的眼睛卻盯著默背上那對因興奮而扇動、白到發亮的翅膀。

「是小鳥嗎?」咏發問。
「小默是天使!」
就像為自己的血統為傲似的挺起胸,默笑嘻嘻地說著。

默的注意力轉移至硝子。
她充滿好奇心在硝子身邊轉來轉去,並沒有直接衝上去抱住硝子。
應該說,還好沒有…?雖然不覺得硝子會有什麼抗拒反應啦。

令我意外的是,硝子竟然伸出手…好像想接觸默的翅膀。

「咦,硝子?」我再次戳戳他。
「啊。」他把手放下,表情帶著歉意。

--默的翅膀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原來如此。
PR
«020。煙霧中]  [HOME]  [018。午後»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