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破殼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壓抑一切聲音,斷絕言語溝通。
有時候想要是聲音能捨棄就好了,那是根本不需要的、我的一部份。


但是。

偶爾會寂寞地想說話。
於是出現差點脫口而出的自言自語,卻在第一個聲音跳出來之前勒緊聲帶。




我把那顆蛋靠近右耳,沒有聲音。
原以為會有心跳聲……但是沒有。
既然外面的聲音傳不進去,那麼裡面的聲音也無法傳遞出來吧。


捧在掌心的蛋傳來輕微的震盪,蛋殼表面出現裂紋,讓我想到鳥類破蛋的情況。

……是要破殼了嗎?但是我並沒有期望你的誕生…啊…

掉落在桌面的碎片有點潮濕,對,破蛋時不會有太多液體,這點符合我腦中的常識。
只是現在只有細微的蛋殼破裂聲,沒有可愛的雛鳥叫聲,…是啊,裡頭的不是鳥而是妖精。

這麼想的同時,一隻小小的手推開稍大片的蛋殼。
看不出是男孩還是女孩的小臉出現在我的眼前。

深邃雙眼盯著我看了很久很久,我也盯著他看很久很久。








…--這個孩子有著冷色系的頭髮、暖色系的眼睛,奇怪的配色。

出乎意料的是沒有獸耳,也看不出任何獸類的特徵…
難道是我弄錯了,這不是動物種的妖精蛋?

背部有兩處小小的突起,觸感像是被埋在皮膚下的骨骼…很微妙的。


被我握在手裡的、小小的他打了噴嚏。
我才想起來自己的手指溫度是冰冷的,只好隨便拿條毛巾把他圍了起來。


「…現在,」我開口,聲音彷彿從乾枯井底傳來的沙啞。「還沒有準備你的衣服,所以先這樣圍著。」

他面無表情。


……如果我對他笑,他會對我露出笑容嗎?

我伸出手指,有點膽怯接近他。





仍帶著睡意的他沒有迴避我的手指。





2005年的春季,依然寒冷。
PR
«05。聲音]  [HOME]  [03。半夜»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