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05。枯死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一個小小黑黑的影子從窗口竄了進來,速度相當快,一轉眼就溜到疊在地板上的書堆之間。
不曉得是什麼東西入侵,比較容易慌張的獸徑站在咏面前想保護咏,他抓住咏的手緊緊握著,咏卻不以為意地輕摸獸徑的頭彷彿對入侵者毫不在意,像以往硝子安慰自己一般安撫獸徑。

我示意要硝子他們在原地等待,自己放輕腳步走過去伸手抓住那個黑色影子,提了起來。





提高黑色小羊好方便自己觀察時他的腳踢著掙扎幾了下。
頭上有兩隻骨白色的銳利羊角,再配上蹄,應該是羊的品種吧?這刺刺翹翹卻梳理整齊的黑色長髮和看起來在怒瞪著人的眼睛好眼熟…
我把黑色小羊輕輕放在硝子面前,但是手依然抓住圍巾,以防止他跑到房間的更深處。


「你們看,這孩子好眼熟。」


小黑羊看到硝子掙扎動作立刻停止,罩著上半身的薄斗篷窸窸窣窣,好像把手叉腰還是互相抱臂的樣子。

硝子楞楞地看著我手中的羊,表情如同在夏日看到閃亮物品那樣有點恍惚。
好像是……讀著他的唇型,我得到這幾個字。

他轉身蹲在咏身旁小聲詢問,而咏在硝子詢問過後歪著頭看著小黑羊,最後點點頭。

「咏說是枯。」硝子說。「雖然外表不同,但氣味卻相同。」

「咦。」

因為我驚訝到放手而獲得自由的的小黑羊…唔好像是阿枯?立刻往硝子那跑過去,動作和以前一樣快。以往只能倚靠著,阿枯現在因為體型縮小而能整個人窩在硝子懷裡。
年紀這麼大了還做這種事不會害羞嗎?更何況你的兩個弟弟還有弟弟的女兒都在旁邊耶…不曉得是不是知道我的想法,阿枯不滿地瞪著我,我決定無視。






「所以呢,這種全身特徵的改變對阿枯這個種族而言是很正常的。」

對他們解釋阿枯完全變一個人的原因,半個月前決定讓阿枯浸泡藥水改變種族,之後她卻不肯回來讓我看看變成什麼樣子,等到現在偷溜回來,我卻忘了阿枯曾經泡過實驗室的藥水…導致剛才完全認不出她。

冬天最舒服的洗澡時間結束,他們帶著暖暖的水蒸氣坐在對他們而言宛如小山丘的抱枕上。
我幫他們泡了熱可可。咏雙手捧著馬克杯,對著熱可可上用鮮奶油畫出來的奶油色小熊輕輕吹氣,硝子則是看著咏的可愛動作微笑。
獸徑在一旁幫阿枯梳頭髮,動作熟練到不像是第一次接觸阿枯難以梳理的頭髮。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想不起來他們的接觸點。

「獸徑和阿枯以前就認識了嗎?」

「小蕈姊姊帶我和小枯姊姊見過面,好多次好多次。」

用認真表情與阿枯頭髮奮鬥的獸徑點點頭。
當初把獸徑交給小蕈照顧,她把獸徑教導成一個聽話的孩子,她似乎會帶著獸徑離開公園到外面世界增加見聞,也常為獸徑拓展交友圈……但以僅止於小蕈自己所認識的朋友,像是阿蒼家的響與…或許獸徑也認識律聲?有機會再問問看好了。

「…蕈不在…?」

聽到關鍵字而動作的阿枯緩緩抬起頭來看著硝子發問,以往明顯表示情緒的尾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小小的羊蹄隨著頻率在空氣中緩緩踢著。

「小蕈在公園還有工作,暫時不會回來。」

「不、不過,再過不久應該就會回來了!只要小蕈姊姊把工作處理結束!」

獸徑看到阿枯因硝子的回答而露出愁容,用雙手握住阿枯的手安慰。












由於不曉得阿枯的視力有沒有隨著變身藥水轉好,不曉得當她瞪著看我時是真的有所不滿還是單純的想看清楚東西,我問她:
「妳回來只有這種表情能讓我看嗎?」

「…藥水很苦…」
埋怨似的,阿枯輕輕用羊蹄蹬了一下桌面,聲音清脆響亮。



阿枯,黑犬→古代羊。
除了造型其他完全沒有改變。
PR
«硝子。]  [HOME]  [004。製作開始»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