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06。隱性的手指撕裂傷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這邊要這樣穿過去…再這樣子。」

聲音從為了讓他們製作東西而整理出來,現在宛如小工作室的空間傳來。
和以往不同,這次是咏在教導硝子和獸徑製作方式,他們聚精會神看著咏的手勢之後才拿起自己的材料開始一個一個步驟進行。




「……唔。」

「哇啊,硝子哥哥…」

察覺到硝子停下動作,獸徑探頭過去看硝子手中的材料…現在已經成為廢棄品的材料。
硝子的手指依然笨拙到無人能拯救的地步,但是這陣子觀察下來的結果是硝子綁頭髮或蝴蝶結一類的繩結技術有進步,或許是每天幫咏綁而特別練習的成果吧?

硝子把廢棄品放在桌上聳聳肩,表情有點沮喪。
紅眸移過桌面上的物體與硝子喪氣垂下的翅膀,咏走到硝子旁邊,小手輕輕放在硝子的灰藍色頭髮上。


「--不用擔心,我會連硝的份一起做好的。」

之後硝子的工作轉變為注意年幼孩子使用利刃的方式以及視線偶爾追著金屬製品發出的閃亮銀光。




阿枯把身體縮在抱枕堆間,手擺弄著吃蟲君的雙腳,索然無味地看著三個人忙碌的身影。

「不去做做看嗎?說不定比想像中的有趣。」

沒有回話的阿枯把白色的撕裂大嘴放在我伸過去戳她的手指指尖,尖尖的牙齒緊緊嵌在指甲與指腹上,但不是很痛。

「那,我和阿蒼說好要讓你去他家,所以你現在去一趟吧。」

「…為什麼…」

「呃、沒有為什麼。」

只是我想把妳丟過去而已。

……說出會被攻擊,因此我選擇裝傻。
在提到阿蒼兩個字時注意到硝子的肩膀和咏的狼耳表現出小小的情緒起伏,我把仍然咬著手指掙扎的乳白色生物拔下來塞到阿枯手裡。

「帶著這個去吧,別忘了要打招呼喔。」


PR
«枯。]  [HOME]  [硝子。»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