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0。Mimic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停留在家裡一陣子的阿枯故態復萌,自從上次野餐後又外出四、五天才回家,就算早已經習慣阿枯漂泊不定喜歡往外跑的個性,還是不免擔心…很怕她在外攻擊路人……
這次返家的阿枯和平常不同,手捧著不管是外型還是色澤看起來就像RPG中放著珍貴道具的古銅色小木箱,上方的鎖隨著她的步伐撞擊木箱發出悶悶的聲響。



阿枯把小箱子塞到硝子手中,視線轉到硝子放在書櫃角落,長年累積下來數量有點誇張的蒐藏品,那個小角落即使沒有光線照射也發出閃閃發亮的炫目光芒。

了解阿枯的意思,硝子有點不好意思地接下木箱,想打開木箱看看其中的構造,手指移動到鎖之上,鐵灰色的方塊鎖發出小小的碰撞聲,硝子露出疑惑的表情。

「這個鎖打不開?」

「…沒有鑰匙…還沒找到…」

還沒找到是什麼意思?話說回來這個有點眼熟的箱子是從哪找來的……

「要直接把鎖拆下來嗎?」

「…我會找到鑰匙…」

我想我可以直接用手把那個小小的鎖扭下來,但阿枯用自信滿滿的表情這麼對硝子保證,只好打消念頭。她心情很好似的戳了硝子的臉頰,見硝子沒有討厭的意思又多戳了幾次才收手。

「小枯姊姊身上好像有一種甜甜的味道?」
在一旁專心吃點心沒有加入話題的獸徑把吃到一半的POCKY收進盒子裡,靠近阿枯閉上眼睛嗅了嗅,他提出疑問讓阿枯的眉頭起了皺折,誤以為自己問錯話的獸徑低下頭,小小聲說了對不起。

目前還不曉得獸徑與外人相處的方式,但獸徑似乎非常害怕自己令家裡的人產生不愉快的情緒,原因可能在於他長年待在外地生活,與家中人的默契還不夠而害怕被討厭的關係。
我猶豫著該不該對獸徑說出阿枯這時皺眉的理由,她不喜歡自己的事在這種情況下透露出來…要是說了會被敵視一陣子吧?

想到這裡,我用手指點點獸徑的頭,這次有小心避開呆毛。

「不用擔心,阿枯沒有生氣…她只是、呃…」

我望著硝子求救,像接收到我散發的電波,他點點頭接話。

「認為解釋太麻煩才不說的。」停頓。「我認為這可以直接說出來,不要緊…。」

是覺得獸徑這樣小心翼翼的態度很令人憐惜嗎?還是認為為了這種事產生嫌隙不好呢?
不太清楚硝子的想法,阿枯倒是沒有對硝子的直接做出特殊反應。

稍稍抬起頭看到阿枯點頭肯定的獸徑才安心下來。


-


對阿枯身上的味道感到好奇,獸徑說那是快要消失的水果香,平常的阿枯總是帶著泥土與青草的氣味,這次沾上稀有的味道,不曉得在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PR
«011。小插曲]  [HOME]  [Mero世界觀。»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