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2。小小的溫暖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不進來嗎?風好冷…--我想關窗戶。」

把手指互相交疊取暖,我走到窗邊低頭看著縮在窗角的阿枯,害怕寒冷的她坐在窗邊,身子縮得小小的,罩在身上的薄斗篷被戶外的冷風吹地啪啪作響,裙擺鑲邊的骨白色絨毛也被吹散變形,看不出原有的姿態。

視線稍微移進房間內,硝子和獸徑正在寫信,給小蕈的回信。
這次小蕈的信內容和往常不太一樣,除了關心家裡狀況外還多提到了幾次她在公園中發生的有趣事件,阿枯可能是因為寂寞才在…鬧彆扭吧?

我重複一次剛才的問話,這次阿枯終於聽到了。
她用眼角撇了我一眼,跳下窗台,踩著小小的蹄聲往房間的暖源走去,到硝子身邊低頭盯著他。
阿枯這樣看著硝子似乎是某種暗號,會讓硝子稍微挪動一下自己的坐姿,以便阿枯用理所當然的表情坐進懷裡,喂、喂,我真的好想出聲打擾說這是咏專用的位置,但是硝子不會在意這種事,看表情就知道了,只是阿枯的羊角停留在硝子的鎖骨附近,看起來十分危險啊……



「小枯姊姊也要寫信嗎?這裡有畫好的信紙喔!」

只是我畫得不太好。獸徑補上一句,把淺綠色的信紙推到阿枯面前。
在信紙上畫小圖案裝飾是小蕈的習慣,獸徑受到影響也習慣這麼做,但是兩人喜歡畫的圖案風格大相逕庭,果然是少年與少女的差別?

「筆在這裡。」「……」

阿枯的說話速度慢,寫字速度倒是滿快的,她抓起硝子遞來的筆在信紙上留下豪邁潦草的幾個大字,雖然阿枯期盼小蕈能夠回到家中陪伴自己,卻從不把這點寫進信裡,她所留下的字句意義大多為『我還在這裡』。
以阿枯的個性來說她並不會在意自己為小蕈增加麻煩這種事,且她也不是只傳遞思念就滿足的類型,因此我並不太懂阿枯寫信時的心情與想法,但或許是……

「爸爸!」「我們去寄信,馬上回來。」

思緒被聲音打斷,穿著大外套的獸徑右手拿著整齊貼上郵票與封好封口的信封,左手握著硝子的手一起出門,依然留在家中的阿枯陷在軟綿綿的抱枕堆中看起來像睡著了,但從羊蹄小頻率的踢動看得出來她還醒著,只是散發著不想再與我對話的氣氛。



「啊,這麼說來……」

我從來沒有看過投遞用的郵筒或是收送信件的郵差,他們的信件是怎麼傳遞的…?
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信有確實交到收件人手中。
PR
«嘎爸爸。]  [HOME]  [---。發現»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