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3。離開時間5369秒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為了把月底節日的禮物完成,雷與咏早上從阿蒼那回來這裡,預定晚上才會回去。
說確實一點,是雷陪伴咏回來,雖然咏已不需要他們接送,但雷與硝子似乎還是不太安心讓她單獨來往兩地。

過度保護會傳染嗎?


-


「雷不可以幫忙喔。」

我的聲音讓雷停下動作。
不是說親手製作才有意義,只是咏似乎也希望能夠自己製作最後的步驟,她把隨意披散的長髮束成馬尾坐在工作桌前專注製作,獸徑也在一旁幫忙。

無事可做的雷站在咏身邊觀看一陣子後注意力轉移到放置在一旁矮木櫃、最後步驟由硝子努力完成的小型完成品上,雷的手指在歪歪斜斜的接縫處上來回劃了幾次,看不到雷的表情,但隱約覺得他嘆了口氣。
最後雷走到一開始就被隔離在工作室外的硝子身邊坐了下來,他的動作非常自然,卻因為太靠近硝子而被坐在硝子懷裡的阿枯攻擊。

「……」「……」

羊蹄點踏著桌面,叩叩叩。似乎在尋找下一次攻擊機會。

或許因為被攻擊也可能因為從他一進門阿枯就死黏著硝子不放,稍微退遠後的雷瞪著阿枯。後者卻一臉輕鬆,甚至更往硝子懷裡鑽不理會瞪著自己的雷。



雷依然瞪著阿枯,偶爾眼神會移到硝子身上,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

「雷怎麼了?」

面對硝子的疑問,雷似乎在考慮該怎麼開口,考慮非常久,深吸一口氣才問硝子:
「--怎麼這傢伙會窩在你身上?」

似乎是因為看阿枯窩在硝子懷裡很不習慣才反應的,但是看起來…根本就是吃醋吧?

不遠處的咏和獸徑似乎察覺到這裡的氣氛,停下手邊的動作望過來,兩個孩子交頭接耳小聲交談,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但是看到獸徑小跑步過來拉阿枯的雙手說要一起玩,應該是想為硝子和雷製造獨處空間。

至於咏……

「天氣很好,雷和硝可以去散步。」

她把硝子的右手與雷的左手疊在一起,並將兩人推出門。

「雷不想去嗎?」「我沒有這麼說--!」

如果我沒看錯,雷好像用力握緊牽著的手。

「謝謝咏。」硝子似乎很高興,摸了摸咏的頭道謝。


-


過沒多久,獸徑拉拉我的手指,用著不好意思打擾我的表情表示他們把禮物製作完成。
他小跑步到在完成品旁,墊腳伸手拍拍物體的頂端,第二項完成品對我而言可以捧在掌中,對他們來說卻非常巨大,等身大…是這樣子說的吧?我看著那個軟綿綿毛膨膨的物體,不禁對咏的手藝與耐心感到佩服,咏這點像雷真是太好了。

「辛苦你們了,你們好棒。」
「希望收到禮物的人能喜歡。」

小手為完成品做最後裝飾,咏露出害羞的笑容。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