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5。魯道夫的足跡往遠方走 前篇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這陣子阿枯在為之前撿到的寶箱盒尋找鑰匙,她尋遍了所有Livly的領域,但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找到任何一把鑰匙,加上最近的寒流把她綁在家中,自信滿滿地說會找到卻一直沒有成果,因此有了不著邊際的幻想…呃,反正阿枯本來就會這樣子,我是已經習慣。

獸徑就不一樣了,他非常認真地對阿枯解釋自己的頭髮不會變形、自己不會這種特殊技能,而阿枯則是因為獸徑認真面對自己說話感到高興地聽了下去…

看來要他們兩個參予等一下的活動可能有點困難?
注意力轉移到硝子那裡,他正在為聖誕禮物的包裝拼命,壓平的禮物包裝紙不斷彈回原樣,只好重新折好壓過,看起來很辛苦…也很笨拙,這句話說不知道幾次了。

「大的那個我來包裝吧?」

「可是…咏可能會想自己包裝,等她回來好嗎?」

既然硝子這樣說了,我只好把原本要拿包裝紙的手伸過去戳戳他的頭,弄亂頭髮才收手。




話說回來,這個布偶的模特兒到哪去了?雖然我沒有親眼看過,但是他擅自在這個空間生活過一段時間,曾經把房間裡的擺設弄得亂七八糟,還是我請硝子轉告過才減少災害,似乎是那個時候一起離開了。


-





「是聖誕老人!而且是小妖精版本!!」

穿著眼熟聖誕裝的雷一跨進窗台就受到獸徑的熱烈歡迎,請雷打扮成聖誕版本果然是對的,但興高采烈的獸徑注意到跟隨在雷身後的咏,立刻停下奔跑過去的動作仔細觀察眼前比他高大許多的聖誕老人,雷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他把戴著的毛邊連帽撥了下來。

終於發現聖誕老人是雷的獸徑小聲嘟囔著『原來是雷大哥啊…』,神情有點沮喪,雷嘆了口氣拍拍他的安慰,但是隨即,沉默看了掌心一眼,看來是被獸徑的呆毛給刺到了。

把自己埋在抱枕堆中的阿枯在偷笑,一定是從雷被呆毛刺到這件事聯想到早上獸徑的變形頭髮吧?她一定想著獸徑的頭髮不但能變形還能攻擊那隻凶惡的狼而感到愉快吧?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





「這裡怎麼這麼亂?」

「唔…包裝禮物花了一些時間…來不及整理。」

硝子把茶杯遞給雷,雷接下後皺著眉頭看著工作桌,桌上擺了被切碎的包裝紙與緞帶,凌亂不堪的模樣讓人以為發生了大戰。

咏捧著熱茶坐在靠近暖源的地毯上,帶著淺淺睡意的紅眸眨呀眨地看著硝子與雷,再轉到尚未包裝完成的巨大禮物,她含了一口茶,暖過手指之後把茶杯輕放在桌上。
拿起淺灰色的包裝紙像變魔術似的(對硝子來說啦…)不一會就包裝完成。



雖然包裝材料相同,但擺在一起就是有差…。


「接下來就是綁上氣球讓它們飛走囉,可以讓我來綁嗎?」
因為害怕他們因為體重太輕抓著氣球會飛走…剛好沒有反對意見,於是我把兩個小小的禮物盒綁上氣球尾端垂下的細繩,扯了扯線,色彩鮮豔的氣球在空中飄晃了幾下。

遠遠看到阿枯的眼睛閃耀著光芒,看到有興趣的東西了?--才這麼想,她馬上從抱枕堆中奔了過來,似乎想把氣球戳破,為了防止她真的這麼做,我拎著阿枯的圍巾限制行動,就像她剛回來那樣拎著,直到氣球從窗台飄向空中才放開。


「雷的禮物已經送出去了嗎?」

「…在來這裡之前先送了。」



是說我覺得雷有點心神不寧,出門前發生什麼事嗎?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