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9。『那個』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身材嬌小的少年戰戰兢兢地跟著有翅膀的人。

少年不敢觸碰那雙烏鴉翅膀,只是跟隨在那個人身邊,不時從那雙幾乎可以遮住他的身影的漆黑翅膀縫細間窺視,緊緊盯著『那個』的雙眼中充滿不可思議,每當『那個』有一點不一樣的小動作,就能看到少年的肩膀出現小小的震動。

少年發現自己反射握起的雙手把黑色羽毛捏皺,試圖用手指把失去原型的羽毛撫平卻徒勞無功,於是紅著臉向翅膀主人小聲道歉。

烏鴉先生語氣緩和地向少年表示不要緊,這樣只是比較不好看,不會影響飛行。語畢順手拍拍少年的頭要他別緊張,翅膀卻在這瞬間拍了一下,捲起的氣流在空中轉了半圈才平息下來。有翅膀的人望著自己的手掌心停頓了一會,他終於了解到那個人輕拍少年之後沉默的理由。


烏鴉先生拉著少年的手走向黑漆漆、毛茸茸的『那個』,希望他們能夠和睦相處。


少年仰起頭看著『那個』,凶惡又龐大的外表令他害怕,他覺得自己握著烏鴉先生的手又握緊了一些。
他轉頭看著旁邊那個高大的人,似乎希望從他所喜歡且信任的那個人身上得到肯定,高大的人注意到少年的視線,給予的答案只是對他聳聳肩,少年想起『那個』來到這裡的時候,那個人說過他看不到『那個』,這令他更感到懷疑。

少年請烏鴉先生鬆開手,沿著桌緣溜到高大的人身邊。



-



手拿著嘎爸爸帶回來的酒紅色卡片,尺寸只有我的指甲大小,上頭灑著亮粉的部分完好如初,其他部分不是因為雨水沾濕濫掉就是被戳出小洞,或許是喙啄出來的。
這是拜託嘎爸爸送給咏的邀請函吧,但是咏不在這裡,怎麼辦呢?

「怎麼啦?」注意到獸徑靠近,我看著他。

「那個。」獸徑回頭望了一眼,硝子正在與嘎爸爸敘舊……看硝子的表情似乎是如此,雖然我不曉得他們是怎麼交談的。「不太想接近那個。」

「可是那是硝子的朋友喔?」

「也許相處久一點就能習慣…我會努力不去討厭他。」獸徑抱住我的手。




等會想請硝子送卡片給咏,或許獸徑一起去會比較好。
留他一個人在家裡要是被嘎爸爸欺負,我是沒辦法阻止的。
PR
«020。互動]  [HOME]  [018.5。細雨»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