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25。肖像畫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窗外響起了沙沙的腳步聲。
除了最熟悉的那種聲音外,還有另外兩種陌生的步伐重疊著。

獨自留守在家,沉浸在午後陽光與書頁中的咏抬起頭,白色長髮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那炫目的光芒令站在門口的硝子露出恍惚的神情,跟隨在他身後的藍髮少女以及另一位嬌小的女孩則向我點頭打招呼。

「這不是雅莎季和薇格嗎?」

說了好像裝熟的話--這樣想著,我請兩位來訪的少女進門。


硝子輕聲解釋著,他陪伴雷回家的返家途中突然巧遇到薇格與雅莎季,詢問之下發現兩位少女的目的是來我們家作客,便帶領她們一起回來。平緩的語氣中帶著許些不可思議,或許是太久沒有客人來訪而感到驚訝。

咏用上次得到的茶球泡了茶招待客人,淡綠色茶花盛開在玻璃容器中的澄黃色茶水裡非常漂亮,第一次看到這種茶,我覺得很有趣。

我遠遠地觀察聚在一起的孩子們,坐在雅莎季身邊的薇格側身探出頭來,直盯著咏的毛毛狼耳瞧,咏也細細凝視著薇格背後輕輕拍打的黑色翅膀,兩個白髮小女孩就這麼互看著對方的特徵,直到藍髮少女開口提醒才打斷這種稍為有趣的情形。



「不是有帶禮物來嗎?薇格。」「ふにゃ!」

這時薇格才像大夢初醒,摸索放在身邊的手提紙袋,從其中取出紙捲。
細小的手指解開繫在紙捲上的絲帶,把小小的紙張(對我來說…)平整並排在桌面,露出害羞的可愛笑容說:「這是要送給硝子哥哥,還有咏的。」

看到紙張上呈現的肖像畫,咏的狼耳竪了起來,輕輕搖晃著小小的狼尾似乎很高興,並與薇格道謝。硝子的表情則是和贈送禮物的薇格一樣害羞,或者也可以說是不好意思,他用笨拙的手指輕輕觸碰畫紙邊緣,就像前幾天撫摸短籤那樣慎重,我追隨著硝子的手指所畫出的軌跡,直到他收回手指。

每次看硝子這樣觸摸紙張都覺得很有趣呢,到底是不是能用手指讀取到什麼東西呢?
真是好奇。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