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31。藏在雨裡,藏在書間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在硝子外出時咏為了打發時間,把屬於自己的書本一一般下來放置於地板,先用乾淨的乾抹布擦過書皮封面,再每一本都輕輕翻開除去堆積於書頁上的灰塵,緊接著一本一本書排列在向陽處利用陽光除霉,每過幾分鐘必須翻頁好讓陽光能完全滲透書本。

咏對我說,她喜歡在曬書過後翻閱書本,就像可以嗅到太陽的味道。
女孩的書不多,但翻頁這個動作花費許多多時間,空檔中咏也順手擦了書櫃並把地板打掃乾淨,等到書本曬好完全歸回原處之後在暖暖的陽光下喝著茶和我一起等待硝子回家。

算算時間,硝子也差不多該回來了。

過沒許久,坐在窗邊雙手捧著茶杯的咏狼耳豎起來,應該是聽到了什麼--硝子的腳步聲?彷彿回應我的疑問,少女細細說著:「下雨了。」細小的雨滴也配合著少女的宣告紛紛落下,玻璃窗上凝結著小小的水珠。


正當我猶豫是不是該去接沒有帶傘出門的硝子時,窗外有一點糢糊的綠色慢慢接近這裡。
隨著距離拉近才發現那抹綠是傘的顏色,而硝子就在傘下。
依照慣例,硝子站在窗外拍打翅膀將雨水拍掉,他所站的位置還會淋到雨因此依然撐著傘,拍翅的動作逐漸緩慢接而停下,硝子帶著疑問看了咏再把視線轉到我身上。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終於受不了雙重視線凝視的硝子開口。

「硝帶回來的傘很可愛。」

得到咏的提示,傘放下的硝子這才發現自己撐著青蛙雨傘走在街上,有點害羞地解釋傘是螢借給自己以防返家路途中會下雨,可是他完全沒有發覺這把傘有特殊造型好像滿遲鈍的。

似乎是想轉移話題,硝子把手中小小的淡紫色花朵遞給咏。
這使我想起硝子和咏出門進行早晨散步時會順手帶回被露水沾溼的野花野草,讓我做好處理壓在書本裡做簡單的收藏,對我而言這種嗜好蒐集品偶爾做做就好,但咏似乎很喜歡類似的物品,我也不討厭書頁被花草讓染上自然的氣息因此時常幫他們製作。

只是在製作過程中偶爾能看到咏露出婉惜的表情,可能是想自己嘗試製作吧,曾經找過桂花或滿天星等小型花朵,可是壓在妖精尺寸的書中幾乎是一朵一頁面,不是很方便。

「這種尺寸的花,咏可以自己試著做押花。」

道謝過的咏小心翼翼捧著花朵在書櫃前挑選製作壓花的書本,心情愉快哼著小小的歌。
要是能幫咏找更多小小的花回來那該有多好,我戳戳硝子,發現他似乎和我在想同樣的事。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