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33。迷你箱中物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枯會生氣的。」

紅眸盯著安裝鎖的空洞處,硝子輕聲說出讓我有點傷腦筋的重點,雖然我不怕生氣的阿枯宛如西班牙鬥牛那樣衝過來的攻擊,因為她是羊,可是特地為硝子尋找可以用的物品的心意似乎是被我……破壞了,哎呀,那個鎖能不能用三秒膠黏回去呢?

邊思考著有點不切實際的補救動作,我發現硝子的手指又像他以往撫摸紙片邊緣一樣在空洞處上輕輕滑過,這樣子不會被小木屑刺到嗎,才這麼想著,不一會就聽到他發出小小的驚訝聲,好像真的被刺到了。

「手給我看看?」

抬起頭的他有點摸不著頭緒地望著我,硝子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手指受傷,而是看到不可思議的東西…這令我想起以前那隻食腦獸剛出現在家中佔據地盤時,他所露出的表情。

……難道?


「不是手被刺到了?還是……」

心中的疑問沒有說出口,接下來的一秒卻得到答案。

「這裡頭好像有東西。」

我再次探頭仔細看那個小木盒。
被組合起來的木板因長久使用而磨亮,木紋質地很均勻,邊緣還包覆著一層金屬貼皮來保護,小小的鉚釘一顆一顆按照相同距離裝訂,這是個手工很不錯的木盒--唯一的缺點就是被我弄壞的鎖以及盒裡那一點污漬。


只見硝子輕輕用手戳了一下那塊污漬,瞬間我好像聽到了小動物被攻擊所發出的嗚咽聲,緊接看到一個小黑點從箱子中飄了出來。




那個小東西在空中橫衝直撞一陣子,好像受到很大的驚嚇。
我沒有把牠捉起來的念頭,硝子似乎因為我沒有任何反應而也沒有動作,直到從浴室出來帶著許些蒸氣的咏用俐落的動作--幾乎是反射性的--雙手當成籠子將牠捕捉起來為止。

這畫面有點眼熟,不同的是被抓起來的黑點點沒有消失變成掌心中的煤炭痕跡。



依然被咏緊握在手中的小黑點有點不安分地不斷伸展自己有點像海帶裙的…呃,是毛還是觸手?反正就是那類的東西在掙扎著,小黑點尺寸太小我看不太清楚沒辦法細觀察,但還是大約能猜出這東西是什麼。

「這看起來有點像迷你Livly…可能是不小心被關在箱子裡吧?」

「那,要把牠送回去?」

咏輕輕鬆開雙手放安定下來的小黑點自由行動,牠和剛才一樣在空中漂浮,但動線看起來有點不受控制,好像太久沒有飛行而有點搖搖晃晃,就像泡在酒中一整天,醉了。

「那要通知阿枯才行…。」
我在腦中盤算著如何把阿枯和獸徑叫回家,發現咏欲言又止,表情有點害羞。
當然,對象不是我,咏看著硝子發問:「可以讓我照顧,直到牠回去為止?」

被詢問的硝子沒有立刻回答反而是把視線轉到我身上,咏的澄澈紅眸也隨著硝子盯著我。
被兩雙看似天真無邪的眼睛直直凝視著有點傷,我有點了解雷的感受了。←?

「當然可以囉。」

我什麼時候有說過不可以了?
連食腦獸那種會把家裡弄得亂七八糟的生物我都讓牠待在家裡了哪。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