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6。被警告了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在他們手中宛如鴕鳥蛋尺寸的彩繪蛋殼一顆顆陳列桌面,為了讓附著於壓克力顏料的獨特氣味散開,窗戶是大開的,吹進敞開窗戶的風因為颱風而帶著水氣。

硝子站在窗台上迎風,他隨著風的速度拍輕翅膀,神情顯得愉快而滿足。

也許他正在與風競賽,捕捉只有鳥之眼才能看見的風之流動,沒有翅膀的我無法理解鳥的思考,只能粗略想像即使雙腳著地,在這樣涼爽而強烈的風裡也會有正在空中飛翔的錯覺吧。

返回室內的他灰藍色瀏海沾染上水氣而略為潮濕,我捏起小毛巾丟在他頭上再用指腹用力搓幾下,而幾分鐘後我才知道他剛才墊起腳往更遠處望的原因。




雷為了什麼事而來,我沒有細問。

灰雲中聚集的水分彷彿在雷踏進房的那瞬間得到暗示而落下,小小的雨點越來越密集,沒幾分鐘窗外僅剩一片迷濛的灰色水霧,什麼都看不清楚。
最近雷來這裡的時機幾乎都會下雨,轉職成為祈雨者了嗎。

「那個和那個,怎麼不在?」

拍著因雨聲而不太安份的狼耳張望著房間,雷在確認過某些東西後說出的話令人摸不著頭緒,表情看起來有點不愉快,可能是因為這場不太意外的雨,可是那個和那個到底是指哪個和哪個?

「是指枯和獸徑嗎,他們分別出門了。」

回答雷的是硝子。
得到回應的雷『喔』了一聲表示了解,看似鬆了口氣,甚至有點愉快地搓搓硝子的頭髮直到硝子請他停止為止,這小子是哪根筋不對勁了?而且硝子竟然可以回答這種莫名奇妙的問題,答案還正中紅心,這是怎麼回事!

無視於我內心的糾葛,房間瀰漫著溫暖的紅茶香氣,其中還帶了點檸檬的酸甜氣味。
被咏刻意壓成花朵形狀的蜂蜜檸檬片在橙紅色的茶水中飄浮。

我也一起喝茶,聆聽他們討論著九月中旬活動的各項細節,心想原來雷是為了這件事來的,
卻聽到咏提起上次活動中硝子的尾隨行為,還特地叮嚀這次不可以,這時硝子的表情可以說是非常有趣啊--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