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2.5。碎片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羊蹄踏著石磚發出聲響,她在城外徘迴。

這次她無法入城,為此她感到小小的遺憾,卻不曉得為什麼,小黑點在空中拉扯著細繩,她差一點因為不耐煩而鬆開手。

她翻開另一隻沒有被任何事物束縛的手,直視掌心,這副縮小的軀體已經失去靈敏的嗅覺,而她卻依然因草香與泥土的氣味而對這裡的一草一木感到熟悉,她喜歡這些氣味,更因為是屬於這裡的而更加喜愛。

她晃了一下頭,蓬鬆的黑髮隨之擺動,她思考著為何自己會喜歡這裡,或者該說,那裡面,有他在的地方。沒有得到答案令她有些氣憤,用力踏了踏羊蹄,喀喀作響引起路人好奇的目光,她瞪了那個不知死活的傢伙一眼,有著雪國特徵的捲角青年立刻落荒而逃。


她把小黑點交給守門人,一句話也不說就離開了,完全沒有理會守門人的各種疑問。
帶牠來到這裡,也算是一個交代,她不想再為這個碎片做任何多餘的事。

那只是他們的碎片。
有著生命卻沒有任何思考能力的碎片,在軀體形成的過程中分裂出來的碎片,連完整型態都沒有的碎片。



往外走了幾步,想到該回家的瞬間她用力踏了一下羊蹄。

不對,不該是這樣。

向來喜歡野外的她覺得自己剛才的想法非常奇怪,好像除了身體的變化,連思考方式都被改變,這令她很不習慣,她伸起手來摸摸自己頭側的羊角,尖銳而如砂紙般粗糙的觸感也和身為黑犬時的角完全不同,她的身體晃了一下,…也許,她對身心的劇烈變化遲鈍到現在才明顯察覺。


哼了一口氣,她決定想想快樂有趣的事好讓自己不被人類的任性影響,絲毫不在意自己就站在道路上,妨礙通行。

剛才那個守門人,看起來身材嬌小,卻能當守門人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吧。
她想起守門人那隱約從藍色帽子中探出來的頭髮,想起自己同樣有著呆毛的家人,她認為那三根芒草狀的呆毛一定能當成鞭子隨意揮舞,得以用來打退沒有護照卻想隨意進城的人。


她笑了出來,順著詭異路線思考的思緒卻被一股柔和的聲音打斷。


「好久不見了,羊小姐,終於見到妳了。」


羊角少女從城內小跑步出來,小小的喘息還沒平息就拉起她的手,看起來十分高興。
少女的聲音和她記憶中的一樣柔和,她身上的那股香氣也依舊。


「這是要給妳的喔,我在城裡找好久都遇不到妳,還迷路了好多次呢!
 還好今天有出城來…要是交不到妳手上就糟了。」


她低頭看了看被放進雙手的東西,一個沉重的小提籃,以及好幾顆好幾顆黃澄澄的水果,撲鼻的香味讓她了解那是檸檬。


「這是我朋友種的,收成太多吃不完,妳喜歡檸檬嗎?」


普通。
她只在心裡回答,少女卻完全不在意沒有得到答案,露出微笑。


「如果能喜歡就好了,如果不喜歡,也可以分給家人,沒問題的!」
PR
«044。野望]  [HOME]  [07。種子»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