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8.5。少年反擊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即將越過邊界時,熟悉亮眼的紅色進入她的視線範圍內。

蕈踩著長靴,以悠閒的步伐接近對方。
鞋跟輕敲石板地磚的聲音使對方回頭,如今那被削短的紅色不會再隨著主人的移動而有明顯的起伏,她刻意忽略對方眼睛中的驚訝,在一步之遠的距離收攏腳步,停頓下來整理因步伐而產生許些皺摺的裙擺數秒,才仰起頭直視對方。

「早安。佇在公園門前的目的是阻擾交通嗎?
 若是如此,我有個更好的建議,--商店街,那個地方更能簡單達成你的願望。」

「早安,呃,不是這樣…,我正要去妳家。」

或許是因為蕈略帶戲弄含意的語氣,又或許是因為在意外的時間地點見到她,
律聲有些窘迫地回應她的寒暄。

得知律聲的目的地後,她才理解前幾日收到那封標明日期、要自己當天回家一趟的信件來意。
--這是非常差勁又可笑的安排手段,她在心中嘆氣。

由於目的地相同,她提議結伴而行。
路途中律聲顯然因為身邊有她的陪伴而緊張,意識到這點的蕈露出微笑,纖細手指輕巧握住律聲的手,感受到對方身體在雙手接觸時明顯停格使她笑得更愉快,抬起空著的那隻手在律聲眼前輕輕揮動。

「怎麼啦?牽著手,就不會好好走路了嗎?」

回神過來的律聲紅著臉道歉,一反平常冷靜的慌張模樣令她感到很有趣--以及一絲絲的可愛。

就是因為這種反應才想捉弄他…。
輕握律聲的手,蕈如此尋思。






越過長長的步道,就是人類的世界。

現在的天空是雨雲剛散開不久的灰霧色,人類的世界和氣候受到控制而四季分明的公園不同,有的存在。蕈還記得她第一次見到水滴從天空落下時所感受到的那份驚奇,對此好奇的她查閱許多書籍,才了解外面的世界有許多只待在公園裡無法體會的事物。
之所以半強迫獸徑離家,除了看不下去那個孩子自找煩惱,也是希望他能親眼見到這些有趣的事物而不是滿足於聆聽自己描述出來的世界。


「--唉呀,現在該怎麼辦呢?」

撇除與現在不搭調的回想,蕈望了望地面上與池塘尺寸相符的巨大水窪,由於可以選擇等水退或繞路而行,她並不是真的煩惱這件事但是想看看律聲會有何反應,幾乎是以刻意的口氣自言自語。

站在她身旁的少年愣了一會,接下來的行為卻讓蕈倍感意外。





他將她橫抱起來,跨越水窪。

律聲的步伐很平穩,但移動時難免有些晃動,蕈輕輕抓緊他胸口的襯衫,透過柔軟布料傳遞過來的體溫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一向習慣與幼年孩子相處,並不介意那些孩子對自己的親密接觸,原以為對其他人也是如此,但是支撐著肩膀的手掌比想像中的還巨大以及與平常不同的視線高度……似乎都在說明這個時常在自己面前慌張臉紅的少年其實是個成熟男人。

聽著自己比平常快了一拍的心跳聲,她用眼角餘光悄悄觀察律聲,發現他的表情沒有特別變化,彷彿這是很普通的行為。
終於到了水窪對面,律聲以輕柔的動作將她放下,蕈稍稍皺著眉以有些凌亂的動作整理衣裙。

「真是的,剛才整理好的裙子又得重新整理一次了…。」

「呃、這是!」

抱怨卻掩飾不了臉頰泛紅,這時律聲才發現自己剛才的越舉行為,慌張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看著律聲又紅起臉來,蕈才鬆了一口氣。

這才像平常的律聲。
明明是連牽手都會不好意思的人,竟然……


--她決定取回控制權。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