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落巢鳥。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CIMH In RO。
抱持著自我滿足的意識來寫,所以這個區塊的故事是不理會讀者能不能看懂的…(喂!)

不過還是解釋一下,出場的角色是還不到就職年齡的小硝子和戰鬥型牧師萌果。
這篇很日常,平淡到我覺得即使抽掉RO元素都不突兀。


小少年雙手抱著毛茸茸的雛鳥,由稀疏的羽毛毛色、帶勾的喙和腳爪的尺寸可以判斷出這是猛禽的幼子。

他看到牠在樹下吱吱喳喳著哭鬧,像是落巢了。
這隻哭泣中的幼雛讓小少年放棄從毛絨絨的瘋兔身上搜集三葉草,他坐在隆起的樹根上,他很喜歡手觸碰到青苔時覺得那種柔軟的觸感,小少年決定陪伴這隻鳥等到牠的父母來到。

小少年盯著雛鳥,他從那雙橙橘色的眼睛意識到敵意與恐懼,於是稍微退遠,希望距離能化解隔閡。


微風吹撫樹梢,帶來一連串沙沙作響。

天空的雲彩逐漸染上黃昏色,雛鳥的親鳥沒有出現,漸漸變暗的天色讓小少年做了一個決定,他要把這隻孤鳥帶回家。



-



「小子怎麼啦?怎麼抱了一顆毛球回來。」

喚住他的是一名牧師,似乎正巧從外地回來,一身深紅色的牧師裝扮因狩獵染上其他色彩而髒髒舊舊,手上的權杖也是沾染著一些看不出是血還是別種可疑異體的凝結物,還背著一個同樣可疑的行李袋,裡面或許是裝著戰利品。

對方用還算乾淨的手用力搓弄他的頭,好像非得把頭髮弄得像鳥巢那樣凌亂不堪才肯停下來。

「撿到的。」他安安靜靜回答對方的問題。

高大的牧師蹲了下來,仔細瞧著小少年手上的陌生雛鳥喃喃自語:『這好像和小棲養的是同一種…』,因為站得很近也沒有掩飾聲音,聽得很清楚。


「想養這個啊?」男人歪著頭,看著自己面無表情,雙眸卻充滿著期待的兒子。

「叫嘎嘎。」小少年點點頭,並且說出已經決定好的名字。


「不行。」

他拋開手中的武器與行李將露出失望表情的少年抱了起來。
就像以往空閒時的遊戲,讓小少年輕盈的身體在空中轉了兩三圈,再讓那小小的身體坐在自己肩上。


這段期間雛鳥似乎因為害怕啾啾鳴叫。




「爸爸覺得名字叫沙漠之鷹比較好喔!」
PR
«07。種子]  [HOME]  [06。名字»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