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6。鎩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他帶著塵土的氣味回來,看樣子是慢慢走回來的。
這對喜歡散步的他是稀鬆平常,但今天有點不對勁。

他的表情很疲倦。
而平常排列整齊的漆黑羽毛很凌亂,如同被用力抓過握緊的留下的痕跡。

「怎麼啦?」我問。並且招手要他過來。
「和什麼動物打架了嗎?」

他搖頭。接著坐在我面前,兩手卻抓著我的手指,像在撒嬌。
不,這就是撒嬌吧?

我輕輕拍他的頭幾下,動手將他的翅膀羽毛一根一根整理好。
整理結束才發現帶有重要機能的羽毛被銳利刃物裁斷的痕跡。



剪得很徹底,只剩下接近基部的羽管,羽瓣的部分全被剪掉的。
這種情況連我親自為他拔掉斷羽以促使新羽形成都不可能。



「斷掉的羽毛,是飛羽。」
我刻意略過斷羽是人為因素造成的結果。
「…這樣啊。」
從硝子的口氣判斷,他應該早就知道這件事。
不管他在外面發生什麼事而被誰剪去他的羽毛…在他嘗試無法飛起而採用步行方式回家的同時,他一定已經知道自己的翅膀出現問題了吧。

彷彿不干己事,僵硬的表情卻出賣了他。
扇動的翅膀帶來氣流,氣氛卻如同水底一般沉重。我也無法開口安慰。




即使等到換羽期羽毛會長回來。

-

雖然有很多想說的話,不過就這樣吧。
PR
«017。剪髮之後]  [HOME]  [Sundae。»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