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17。剪髮之後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咏似乎還無法適應自己的頭髮長度。
她的手時常摸著後頸,手指接觸髮根輕輕往上撥弄。

白色的頭髮順著空氣漂浮著,再落下,反著光,閃閃發亮。

「怎麼了?」硝子低頭看懷裡的咏。
「…脖子很涼。」咏回答,然後轉過頭看著硝子。

微紅的雙眼移到硝子那對翅膀,在悶熱房間中輕輕扇著帶來微風的翅膀。


-


咏剛回到這裡的那天,敘述著雷幫她剪頭髮的情形。
不曉得因為剪頭髮的人是雷、還是剪掉大量頭髮後的輕盈感,咏很愉快,一反往常稍微多話起來。
但是遭遇剪羽的硝子似乎對剪刀還是剪斷這個動作有點敏感,表情雖然變化不大,卻能看出他內心的顛簸。

這時候才暴露出發生在他身上的事。
……看來硝子原本想瞞著雷。

我也不打算主動和雷說,既然硝子想隱瞞就讓他隱瞞。
反正現在說這些也沒辦法做什麼。

倒是咏知道以後哭了。
起初是小小的啜泣,過沒多久卻哽咽到說不出話來。

「--別哭了。」咏搖搖頭。
雷看著緊抱著自己不放、仍在哭泣的咏皺眉頭。
大概是因為不曉得怎麼安慰咏,他顯得有點不耐煩。

「咏為什麼哭呢?」
聽到硝子的問話,咏的狼耳小小顫了一下。

「我知道我剛才的表情…很可怕,嚇到」這邊雷露出一個複雜的表情。「…不是、」

埋在雷衣服裡的小臉露出一半,用眼角偷偷看硝子一眼再抬起頭來看雷。
雷半舉在空中的手終於摸摸咏的頭,似乎在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我討厭,硝、不能飛…」

在經由我(以盡量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換羽期是什麼之後,咏似乎是安心了。
她輕輕摸摸硝子的翅膀。


-

「住下來?」
「對。」
「真難得…,平常都是我留你。」
「少囉唆-!你啊,真的沒問題嗎?」
「?」
「…明明一副難過得要死的臉,卻要裝不在乎這樣不難過嗎?」
「那我可以和咏一樣--抱著雷哭?」
「……………嗯。」
「?」



「---我說,『嗯。』,………如果你想哭。」




-


順便提一下。
嘎爸爸目前放浪中,可能出現在各個角落。
PR
«018。午後]  [HOME]  [016。鎩»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