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01。烏鴉說,永不復還。是謊言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秋末的風從窗戶吹進來,有點冷。
再過不久這扇窗就會完全緊閉起來,收到手製鳥巢後也過了一段時間,如果他們真的要回來…
會回來的話,希望能在天氣變得更冷之前。




終於在今天,下午睡醒時看到他們回到這個家裡,屬於他們的生活空間。
硝子看到我的表情是『早安,你果然還在睡』,咏如往常黏著雷…嗯?

「你們回來啦…等你們等了好久。雷怎在這裡?」

我看著這個不屬於我的妖精。

「只是送他們回來,馬上就要走了。」
「走?回阿蒼家嗎?」

雷沒有回話,不過看表情應該是那樣沒錯。


「吶,硝子。」
「?」
「可以抱抱你嗎?」

硝子抬起頭看著我,露出你怎麼問這種問題的表情,接著如往常微笑點頭。
我輕輕用手掌環住硝子,小心不弄亂他的翅膀羽毛再慢慢縮小雙手的距離,最後小小的硝子終於被我完全握在掌心中。

手掌感受到一如往熟的熟悉暖度,翅膀羽毛也完整而平滑柔軟。
在外地生活的他身體變得很結實,與他剛離開這裡的模樣來對比,我低下用力眨著眼睛想把眼淚眨掉。

「……對不起。」
「嗯。」他將雙手平穩地放在我的手指上,像在安慰。

不曉得硝子是不是理解我道歉的理由,不曉得他的『嗯』是接受了還是……完全不曉得。



「小咏呢?可以讓我摸摸嗎?」

過了一陣子我把手從硝子身上移開,注意力轉移到從剛才就在一旁看著我和硝子的咏。
聽到我這麼問,她把帽子摘下,好像不希望我碰到他的帽子似的,雪白色的長髮就這樣批散在肩膀上。
咏小步地往前走了一步,更靠近我們。
咏並不親我,因此我只打算稍微接觸一下以免她認為自己遭到冷落。
比硝子更加嬌小的身體好像一用力就會揉壞(實際上是這樣沒錯),大拇指指側輕輕摩擦柔軟的臉頰,咏就像家裡的小動物一樣瞇起眼睛。


「嗯,就這樣……你呢?」

下一個目標是雷,可想而知是被拒絕。
他以爬窗戶離開的方式拒絕,我好傷心。←喂。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