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02。所捕捉的事物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喝著柳橙汁邊看咏在那段日子中所拍的照片。
有著不同畫面的照片像是各式各樣的小卡片,嵌在相本中。

咏拍了許多她所在意的事物,並用小小的字在一旁寫上註解。


像在看故事似的,翻閱他們所經歷過的許多事物。








「那這個是什麼?」我指著其中一張照片。



「那是狗狗的鼻子……拍的時候牠突然靠近我…」
咏好像對於這張照片的產生過程感到很不好意思,小小的狼耳垂了下來,而一旁的硝子則摸摸咏的頭安慰她別在意。

「難怪畫面黑黑霧霧的。」
「…但是,也有拍成功的。」

咏把相本往後翻了幾頁指著另一張照片,畫面中央是一隻有棕黃色毛皮的狗的鼻子。
原來目的真的是拍狗的鼻子,為什麼只照小狗的鼻子就滿足了呢?即使相處這麼久我依然不懂咏這個孩子,感嘆的同時,咏的毛毛狼耳豎了起來聆聽聲音,幾秒之後狼耳和尾巴開始擺動,露出高興的表情。硝子則是在不久之後才從窗外看到什麼東西而靠近窗邊。

「是有誰要來嗎?」我問。

咏點點頭走到硝子身邊等待,狼耳依然擺動著。
我只好伸手把窗戶打開,傍晚的天空是霧霧的灰藍色,風有點涼,正要開口叫他們進去裡面等,卻看到硝子用翅膀為咏擋風。

自己吹冷風沒關係嗎?看到硝子有這種舉動很想戳戳他的頭。









沒有想過會被迎接(?),帶著小紙盒出現的雷表情有些難以形容,他把小紙箱放在桌上並將一看到他就抓住他袖子的咏抱起來。

「這是什麼?」
「那個…你開吧。」

抱著咏雙手沒有空閒的雷對硝子說。
硝子把箱中物拿出,是雷長年戴著的那條泛著陳舊光澤的赫紅色項圈。

「……」硝子看了項圈一眼。


「雷,我幫你戴上。」





-

題外話。

「這張照片的燭火很漂亮呢,青藍色。」
「那不是燭火…」
「那是什麼的火焰?」

咏停頓幾秒才開口。

「鬼火。」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