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30。狼,少女們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柔軟的方格大毛巾藉由硝子的手降落,蓋過少女們被雨水沾溼的長髮以及正在滴著水的毛茸茸狼耳。雙手輕輕按壓毛巾兩三下把手抽離,硝子決定讓女孩們自己處理溼透了長髮,更何況他還得避開好讓她們換下潮濕的衣服。

正值夏季的今天氣溫不低,然而淋過雨後體溫還是會被雨水帶走而降低,聽見小小的噴嚏聲從房間傳來,硝子苦笑著把熱紅茶倒進小小的馬克杯中,這次茶水完全沒有潑濺出來,露出滿足微笑的硝子拿著茶回到房間--應該說,打算要回去卻不曉得兩個少女是否已更換好衣服,不敢冒然闖入而止步於階梯之上。

咏替他解了圍。長髮還帶點濕氣的藍狼少女在階梯下呼喚他,等待他下樓梯雙手接過茶杯,輕嗅著茶香判別茶種。

「謝謝硝子。」捧著茶杯道謝,還低聲說了句咏的爸爸真好。



狼少女們玩著翻花繩。
對平時娛樂不多的咏而言可以利用手指將一條細繩勾出各式各樣的圖案非常新奇,目不轉睛盯著螢的手勢,從螢手中接過細繩時也小心翼翼深怕勾勒出來的圖案散開。

在咏熟悉玩法之後不但速度加快,圖案更是越來越複雜。少女們互相傳接細繩三、四輪,其中也有因為閒聊分心而接到散掉重新來過的經驗,這時螢的狼耳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拍了一下,悄悄附在咏耳邊說出自己的想法,看到咏點點頭贊同,兩人相視而笑。

螢把細繩勾出簡單的圖案,走到硝子身邊。


「硝子、硝子。」

正在看書的硝子抬起頭,發現螢在身旁似乎想把手上的翻花繩傳給自己。
自知會毀了這條繩索的他面有難色地看著螢的笑臉,視線再移動到咏的小臉上,發現咏也充滿著期待的神情。

「硝不陪我們玩?」

他陷落了

硝子伸出雙手笨拙的接過細繩,卻立刻使出一秒打結的特技讓細繩糾纏在一起。
讓咏與螢十分困擾不曉得該如何拯救硝子糾結於細繩之中的手指。

「哇啊…打結成這樣子,要怎麼拆才好。」

「…和智慧輪沒有多大差別。」


咏的形容很正確,少女們花了很大的工夫才把硝子的手指拯救出來。
硝子帶著愧疚情緒繼續讀書,過了一會因為聽到奇怪的聲響抬起頭--

或許是太驚訝,硝子啞口無言的看著不知何時登上書櫃的螢從第二階上跳下來,乾淨俐落的完美著地動作並沒有讓他安心,反而丟下手中正在閱讀的書本慌張地走上前,仔細觀察螢有沒有因為跳躍而受傷,當他察覺一切正常才鬆了口氣。

「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來真的不要緊?」

「沒問題的,我很擅長這樣子跳喔。」

螢露出可愛的笑容回答。
而看著硝子一切動作的咏表情顯得良心不安,狼耳拍呀拍的。

-


我戳了戳硝子問他對今天發生的事有何感想。
只見他露有點出窘迫的笑容,撥了撥瀏海才語句猶疑地回答:
「好像多了一個不得不照顧的女,兒…。」

看來過度保護症即將對外人伸出魔掌。
為了不讓螢成為下一個受害者,我會努力的。←啥。

「螢的年紀和你差不多喔,雖然看起來和咏差不多。欸,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呃,雨天也是。」

原來如此。
有雨天這個永遠的小少年(?)為前例,所以他不驚訝。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