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29。症狀加深的片段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返家的咏還沒來得及休息,立刻察覺到有某種不同以往的變化出現,紅眸直盯硝子的後頸瞧,原本在那裡的東西消失不見,而她也立刻明白雷出現在這裡的理由。

「沒有太多不同,只是涼了一點。」

硝子摸摸自己的後頸。
硝子沒有說,他是為了不讓咏擔心自己的煩躁情緒才請雷幫自己剪髮。

但這點是公開的秘密,吧。




「遇到了……新朋友?」對著雷與硝子說明自己外出所見的咏稍微偏了偏頭,並且肯定自己:「嗯,是朋友,是個黑髮的男孩子。」

聽到『男孩子』這三個字從咏口中出現,硝子和雷週遭的氣氛不怎麼的似乎變調了,雖然還不到地震天災那種程度,但我想如果此時家裡有小動物在,牠們可能會破窗而逃。這是誇張化的形容,不過就差不多這麼回事。

「是怎麼樣的,是妖精嗎?」我很好奇。←喂。

咏點點頭,毛毛狼耳有點不安分地晃動著,甚至到了快垂下來的程度,紅眸的視線也不斷從我這裡悄悄移動到坐在一旁的兩人身上,似乎是察覺到硝子與雷散發出來的微妙氣氛,不曉得該不該繼續描述她所認識的新朋友。

這時我注意到咏從進門就一直捧在手中的紙捲。
而那兩個笨蛋父親就像當機了似的,只好由我來詢問關於那個陌生妖精的一切。

「那是什麼?」我指著那個小紙捲。
「這是蜥送我的畫。」咏把紙捲輕輕攤平在桌面好讓我們看清楚畫紙上的圖。
「黑蜥蜴,是他的名字。」

咏說出了解除武裝的魔法咒語。
但這位少女不曉得她新認識的妖精朋友是兩個笨蛋父親的朋友,因此對氣氛再度改變感到不可思議,狼耳輕拍了拍,而當她看到硝子與雷表情時似乎理解了。

「硝和雷也認識蜥?」

兩個笨爸爸各自點了頭。
於是,今晚述說過往故事中度過的。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