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37。雷響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傾盆大雨落在屋簷、地板上製造出噪音,天空也不時傳來雷響,突如其來的巨大聲響令咏小小的肩膀晃了一下,如果我沒有看錯--小小的狼耳和尾巴的毛似乎在雷響傳來的瞬間豎了起來。
感受坐在自己身旁少女更靠近自己,硝子舉起手摸摸少女的頭緩和她的情緒,而被咏馴服的黑點點好像因為雷聲藏匿在箱子裡。

「咏怕雷聲?」

咏搖搖頭,被雙手摀著的狼耳沒有隨之搖晃。
硝子的手依然停留在咏小巧的頭上,他輕輕抱住咏,尋思各種情況後以輕而溫柔的聲音說出另一種可能性。

「啊,是雷聲太大?」

點著頭表示肯定的咏露出為難的笑容,咏的聽力敏銳,剛才那幾次連我都不太能承受的巨大聲音對咏而言更是一種酷刑吧,我走到窗邊把窗戶關了起來,房間因空氣不流通而悶熱許多,但被隔絕在外的雨聲明顯轉小,而後來的幾次雷聲也不再讓咏戰戰兢兢了。


電扇運轉著,梅雨季的午後。


雨聲持續,這種氣氛讓人很想躺在床上悠悠哉哉度過,我打了哈欠,聽到窗戶玻璃被敲打的聲音,用泛淚的眼角看到窗戶毛玻璃上映著很眼熟的模糊影子,我呼喊著硝子和咏提醒他們有稀客來訪,才把窗戶打開。


果然不出所料,全身溼透的雷在窗外。
接著因為昏昏欲睡或是缺氧而思考模糊的腦袋驅使我脫口而出一個平時不會說出來的詞。

「……落湯狗。」

「你說誰是落湯狗!!」






「先進浴室洗個澡,不然會感冒的。等會我幫你送衣服過去。」

硝子不理會全身溼答答的雷抗議,直接把雷推進浴室去,雖然不想打擾他們,我還是跟著走過去把浴室的門半掩上,以免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不要誤會,是指我不想看到雷的裸(略)

硝子跟隨在我的步伐旁一起穿越走廊回到房間,進入換羽期的翅膀不會影響到飛行,可能是擔心細碎的羽毛隨著拍翅過程掉落在各種地方而沒有飛起來,他踏上我利用廢棄書本堆疊起來的階梯回到他們的領域,再走到衣櫃前翻找衣服,硝子挑了幾件衣服出來,將鼻子湊上前嗅了一下。

「衣服有霉味?」
已經不受雷聲干擾的咏撞見硝子這項舉動有點擔心,拿起一件短袖上衣嗅過後輕輕擁著那件衣物,看不出來是捨不得放下還是想讓雷穿這件衣服。「…是雷的味道。」

「這是雷的衣服啊。」

邊把多取出來的衣服放回衣櫃,硝子邊解釋,他向咏要了手上的衣服,似乎打算就拿那件給雷,還順便拿了…也不用說太明白反正就是平常會穿在身上的那些。
令我意外的是原來雷有放衣服在我家,真是意想不到,也許是硝子提議他帶幾套衣服來放著,畢竟雷常來這裡,硝子的衣服尺寸比較小不合身,沒有替換衣服不太方便…。





從浴室出來的雷長長的白髮和狼尾仍滴著水,從浴室到房間的走廊上沿路都是小小水滴我還以為食腦獸嘎爸爸什麼時候回來了,硝子將茶杯遞給雷之後便拿著毛巾坐在雷身旁為他擦頭髮,看得出來雷有點不自在,或許是因為我在場吧。

天空又傳來一陣雷響,雷看到咏垂下狼耳時皺了眉頭,他的聽力和咏差不多,立刻明白咏因為雷聲不舒適吧,不想被愛女心切的眼神怒瞪,我自動自發跑去關窗,其實就算他不瞪我我也會關窗戶的,不過我還是想捉弄這樣的雷來回敬他,於是和以前一樣胡亂說了一點句子,果然有了巨大的回應。

「雷的怒吼聲也很大聲呢,嗯。」

「硝,你家那個今天怎麼比平常還莫名奇妙!」

被整得莫名奇妙的雷轉頭指著我詢問硝子,口氣就像在問:『你家的寵物今天怎麼這麼不乖,你這飼主怎麼當。』似的,我不太在意被指著鼻子喊『那個』或被當成硝子的寵物,因為在雷的抗議中聽到了令我感到非常欣慰的話。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