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38。少有的情緒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怎麼只有妳?」

黑色小羊穿越毛毛雨歸來,她絲豪不理會我的詢問,以完全沒有被衣物阻礙的俐落身手跳躍至書櫃最頂端,回到她的地盤去。每看一次都會讚嘆一次,除此之外也令我想到大角羊,據說羊蹄中間的肉墊和吸盤一樣,也許阿枯也是?不過這是題外話。

敲響在頂端的小小蹄聲就像告知主人返家的號角聲,深紅色、乳白色、橘黃色的小生物歪歪倒倒地從抱枕堆中奔了出來,讓堆好的抱枕塌了一節,這些小傢伙被阿枯藏在抱枕堆裡,乖乖在其中等待阿枯?真是非常聽話,和他的主人不同。
為了避免腦中想的事被察覺而被羊蹄踢擊,我很心虛地把視線移動到桌面,咏安安靜靜坐在已換成夏天款式的地毯上,注意力顯然已不在膝上的書中,紅眸凝視著阿枯回來時所發生的一切。

阿枯捧著小尖牙怪物從書櫃上一階一階往下移動,蹄聲被地毯吸收,安靜無聲。
新芽色地毯上的小黑羊與白髮少女,對比就像一幅畫。


咏輕輕把書闔上,走回房間拿了一條小毛巾遞給身上仍有著一點點小水珠的阿枯,阿枯非但沒有接過毛巾反而游蕩似的走遠了幾步,她的反應令咏的毛毛狼耳稍微垂下,看起來有點失落,咏把毛巾折好擺在一旁的桌子上,表示阿枯如果不想從自己手中拿沒關係。

阿枯的回應只是輕看了咏一眼。

小黑羊對咏的排斥不曉得是因為狼的血統還是因為雷,以前沒有正面互動過,只是這次難得家中只有她們在--硝子去接寄宿於阿犬家的阿枯與獸徑,阿枯比他們先回來的理由依我猜測,是因為他們的步伐比較慢又喜歡沿路看風景,阿枯不願意等待先回來竟會造成這種局面。


輕輕摸摸咏的頭,很少對咏做出這種舉動讓她嚇到了,不過隨即仰起小小的臉對我露出微笑。
「不要在意喔,阿枯本來就是那種排外個性。」這不像安慰反而像在強調阿枯個性上不協調這項缺點,不過有什麼關係呢?阿枯一定不會在意我說的這些。

咏卻對我的說詞搖搖頭,表情欲言又止。
這孩子肯定有心事,這件事直到硝子與獸徑回來,我才得到答案。


在硝子用毛巾擦乾翅膀上的水珠前,阿枯就站在他身邊不發一語默默凝視,就像以往在暗示硝子動作快一些、她想坐在硝子懷中一樣,相信一旁的獸徑與咏也察覺到阿枯散發的訊息。
只是這次有點不太相同,當硝子整頓好翅膀,準備移動到阿枯身旁時,他的手被咏緊緊拉住再慢慢被抱緊起來。





以前從來沒有看過咏這種突如其來的舉動,硝子顯得有點不知所措,當他凝視咏的表情時似乎理解到了什麼,硝子輕輕摸摸咏的頭化解她的情緒,並對阿枯道歉說今天不能陪她,於是阿枯便跑去找第三個目標獸徑黏在他身邊打發時間。硝子是第二個,小蕈是第一個。


我稍微思考整理剛才所發生的事,咏是因為阿枯一回來就想搶走硝子,吃醋了吧。
或許以前都是在忍耐,所以才對阿枯抱有奇怪的念頭而不想接近…是這樣嗎?這次表現出來後說不定阿枯會比較收斂一點。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