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3。錯誤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咏與獸徑各佔桌子一方。

咏的面前鋪著色彩帶著春天氣息的繽紛小紙片,正在延續我家通信上的不成文傳統——為信紙畫上小圖案裝飾而努力。
自從清晨收到信,從信中得知可以長期通信後咏一直保持得愉快的情緒。

少女描繪的速度很慢,她會先思考才動筆,畫好一部分後又陷入沉思,顏料隨著畫筆出線蜿蜿蜒蜒的圖案,那雙毛茸茸的狼耳也會不時拍動著,小小的節拍與韻律彷彿哼著歌,也許真的有唱歌只是歌聲太細小我聽不到。

獸徑利用昨晚摘來的葉片手忙腳亂地製作深藍色染料,他的手指和臉頰都沾有淡淡的淺藍色痕跡,我問他以前是不是有做過染料,他搖搖頭說這是從硝子借他書上看來的製作方式。
是什麼樣的書會寫這種內容呢?剛才提起做信箱,硝子也翻書查資料,難不成是『妖精的野外生活必備一百種技能』?…我又在說什麼了。

由於擔心風吹亂放著信紙的桌面,電扇只能往旁邊吹,無風地帶中的咏與獸徑心情雖好,卻因為氣溫悶熱而看起來有些疲憊,令我在內心掙扎要不要開冷氣。


「休息一下吧。」

硝子端了冰茶過來,冰塊發出輕脆悅耳的碰撞聲,把茶盤放下的他分別摸摸兩個仍然埋頭努力的孩子的頭。
不用說,放在獸徑頭上的那隻手稍微抽動了一下。

「?」

獸徑好像到現在還無法理解為何每個人接觸到自己的頭髮都會像被刺到似的,的確是被刺到啦你這個仙人掌少年,他先摸摸自己的頭才接過茶杯,喝著茶低頭看著在他努力製作下暫時完成的混濁色異體,表情不安。

「看起來好像失敗了…。」

「放著讓顏料沉澱一段時間,也許顏色會顯現出來?」

咏提出的意見無法排解獸徑的煩惱,他把最後的希望放在我身上,目帶期盼盯著我,被那眼神戳得刺痛我只好想辦法說出點什麼。

「呃…做染料我只知道須要中和劑混合劑的那種……」

話還沒說完就被硝子用目光暗示不要開這種玩笑,我只好閉上嘴。
說得也是,只不過開個小玩笑就讓獸徑真的跑去摘花做染料,如果他真的和我要上述這種虛構液體我也拿不出來啊…。




「中和劑?混合劑?那是什麼?」

結果獸徑好像一整個晚上都在想這件事,對不起我真的錯了。
PR
«06。名字]  [HOME]  [042。消失的信»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