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2。消失的信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時間點延續上篇。


從窗外吹進的夜風讓房間溫度稍微降低,但阿枯似乎認為這仍不足夠,她踢著羊蹄準備到戶外享受更多更多涼爽舒適的冷空氣,我把用細繩綁住其中一個小小觸角的黑點點交給她,黑色小生物像氣球一樣在空中飄來飄去,卻因為受到繩索的限制而無法飛向更遠處。

「把這個小偷渡客送回去吧。」

小黑羊默默抓著那條牽繩,皺了眉頭盯著黑點點,好像想說什麼終究沒有開口。
是不是嫌要多走一趟麻煩呢?


和阿枯擦身而過的是可能在途中碰面才一起回來的咏與獸徑,兩人各抱著一大束有著幾乎遮蔽他們身體的橢圓形葉片所點綴的紫紅色小花,小臉和手臂都沾有泥土,看來找尋找摘取這種花朵也是歷經了一場大冒險,於是我請剛踏入房間的兩人去洗澡,當然有提醒身為男孩子的獸徑不可以和咏一起進入浴室,卻得到一個以前也看過的奇怪眼神。

硝子分別從他們手中接過那些花朵,花葉發出窸窸窣窣的摩擦聲,就像風穿越過樹梢。
他撿起幾片在移動過程中掉落下的小小花瓣,對我而言那些花瓣和米粒差不多大小,對他們而言花瓣卻能蓋住整個掌心,硝子把花瓣排列在桌上。

「……沒有找到信。」

經過硝子提醒我才回想起來,咏出門是為了尋找瓶中信,沒有找到會不會很難過呢。



把冰涼的麥茶倒進玻璃杯端回房間,我覺得妖精使用的玻璃杯對人類來說很危險,似乎薄到稍微用力一點就會捏碎,偶爾幫他們倒茶倒飲料時都讓我心驚膽顫。
其中一杯遞給若有所思的硝子,剩下兩杯放著等待,水珠隨著時間凝結於杯壁滑落桌面,玻璃杯在日光燈照射下投影出淡橙色的漂亮影子。





咏把浴室讓給獸徑,喝著麥茶的她果然有些悶悶不樂,她把負面情緒隱藏得很好,我幾乎沒有察覺到她的不對勁,之後是從容易直接顯現心情、情緒的獸形特徵看出她的失落,硝子比我早發現到這點,並且笨拙地表達出他的關心。

「信不一定是無法寄出,而是用其他的方式寄來。」
「其他的?」
「比如說,我平常使用的寄信方式。」

硝子伸手摸摸她的頭,要她別在意,也許信件會在明天清晨出現在窗台。他們的信總是在清晨出現,硝子的推論也不能算不合理。

咏點點頭,微弱地晃著狼尾,露出微笑接受硝子提供的意見。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