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5。植物類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獸徑在窗外呼喚,他聲音不如出門時那樣有朝氣,反而帶著疲勞與喘息。
我連忙把窗簾拉開,午後的陽光依舊是猛烈的金黃色,沒有樹蔭遮蔽的地方全都閃閃發亮,視覺溫度比皮膚所感受到的還要高一層,我低頭看看坐在車中的奇以及因為拉著小木車回來而滿身大汗的獸徑。

「辛苦了,外面很熱吧。」

木輪軸心發出轉動的聲音,小木車越過窗台進到房間,就在我準備拉上窗簾時--視線的對角線出現一點很顯眼的黑色,…毛絨絨?蓬鬆的黑色隨著移動起伏,直到距離越來越近,才發現那是從上次請她把黑點點送回去就沒有回家的阿枯,手還捧著一小籃黃綠色的卵形物體。

阿枯看似心情很好,我甚至產生了她的羊蹄會踏出星星特效的錯覺,她把那籃小東西像是用扔擲的方式小心擺放在桌上,就往上跳到自己的領域去,抓起她的小跟班們打發時間。

……怎麼了?在Livly公園裡發生了令阿枯心情愉快的事情嗎?


因為問也不會回答,於是我把注意力轉回招待廳這邊,奇好像沒有從車子上下來的意思?靠在木車邊緣上的白皙雙足因為小木車微弱的移動而輕輕晃動,就像在水面畫出漣漪,咏晃著狼耳向坐在車中的奇伸出手,


「呼?」




「坐這裡比較舒服。」

拍拍鋪在桌面的坐墊,咏輕輕拉起奇的手,和獸徑一起小心地讓她坐在軟綿綿的坐墊上。
奇的打扮剛好與咏、獸徑現在所穿的衣服所屬同一個世界,對於喜歡那個世界的我來說,非常賞心悅目,要是有安置佈景壁紙就像真的在那個世界了吧?

聽到啪沙啪沙的開盒聲,獸徑打開從凌嵐家帶回來的點心盒,一一拿出裡頭的點心,唯獨帶著淺淺橘子色的香橙蛋糕留在裡頭,他與咏相視而笑,就像兩人有共同秘密似的,但是我知道喔,這個蛋糕是特地留給喜歡橘子而目前又不在的硝子的吧。

橙和橘應該是不同的物種啊……不過作成蛋糕類的食物應該都很類似,所以我也沒糾正了。


理所當然沒辦法提供之前玩笑中所說的阿爾卑斯山天然雪融水,因此奇喝著冰鎮過的新鮮白開水,從表情也無法分辨她喜不喜歡,沒有太大的反應哪,因為白開水的味道都差不多吧?只是坐在奇身邊吃點心的獸徑為此顯得有點慌張。

「……」

奇像落葉飄落於地面那般緩慢地放下手中的玻璃杯。
帶著許些睡意的翠綠色雙瞳緊盯著獸徑頭上的晃來晃去、表現出主人不安定情緒的呆毛,她伸出動作依然緩慢的右手,手指掠過獸徑頭髮時震了一下,大概是被如同仙人掌刺的頭髮刺到,


…接著,握住呆毛,用力一拉


「!!!」

獸徑發出無聲的慘叫。





-- 呆毛被抓住了,獸徑的精神力被消耗了500點 --


瞬間彷彿看到這樣的字幕浮現於眼前。








小小的騷動結束了。


「我、我真的以為會整根被拔掉!」
「…被拔掉會怎麼樣嗎?」

我很壞心眼地詢問用雙手護住自己頭頂、眼角泛淚的獸徑。
話說回來,用『整根』來形容還真是有趣耶。

獸徑猛搖頭拒絕回答我的問題,而我…不小心把視線往上移動時又看到阿枯在竊笑,這次她又幻想了什麼呢?呆毛被拔掉的獸徑像漏氣的氣球在天空飛竄?嗯…思考不要與阿枯同步比較好。

騷動的始作俑者奇面帶疑惑歪著頭,她看了一眼獸徑頭上因警戒而豎成閃電狀的呆毛,又看了看自己的手,雖然面無表情,但好像在回想剛才的奇特觸感。

正在安撫獸徑的咏突然抬起頭,我發現她毛絨絨狼耳的豎了起來,但反應又不像聽到任何人的腳步聲接近這裡,紅眸則是專注地凝視著奇。
咏的不尋常舉動也讓獸徑冷靜下來,兩個孩子一起看著綠髮少女。

幾分鐘之後我才發現奇左耳側的頭髮開始產生變化,不論是色澤還是看起來的質感都與原先那嫩葉般的綠髮完全不同,變化速度越來越快,彷彿按下快速撥放鍵,在轉眼間看到了植物枝芽的生長並且開出一串飄散香氣的白花。

這、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特殊能力!


相對於我們的呆然,開了花的奇十分爽快果斷地摘下那串花,並且將捧有白花的手伸到獸徑與咏面前。

「這是……刺槐?」


難道是想回敬獸徑的仙人掌刺?
PR
«陶笛。]  [HOME]  [044。野望»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