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陶笛。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CIMH In RO。

上一篇是萌果與硝子,所以這篇是小棲與硝子。
只是想表示一下小棲的職業與獵鷹的名字,還有她對待硝子的方式…。

是說這時間點的硝子應該是10歲左右,如果還有下一篇應該會寫到鄰居(誰)吧。

母親的工作夥伴--獵鷹綾目站在手工裝訂的棲木上理毛休憩,當牠心血來潮時會對站在棲木面前的硝子嘎嘎叫嚷幾聲,這種聲音和獵鷹飛翔在天空時的叫聲完全不同,無論是哪種鳴聲硝子都很喜歡。

他也喜歡陶笛的聲音。
每日,在溫暖耀眼的陽光照耀大地後,在他還蜷縮於柔軟舒服的被窩裡,在朦朧模糊的睡夢中,陶笛吹奏而出的柔和曲調以及低沉男音所哼唱的即興曲子會由木製階梯向上擴散、傳遞而來。

這代表一天的開始。
這時候他會揉揉仍帶著睡意的雙眼,換好外出服利用井水的冰涼溫度讓自己徹底清醒,再回到屋內的廚房幫忙父親準備早餐,在餐桌前吃早餐邊聆聽父母討論今日的狩獵行動,邊思考今天自己要做什麼,是去玩呢,還是為父母一些自己可以幫得上忙的小事呢。

最近多了一件事可以打發時間,就是練習陶笛。

硝子的陶笛是母親送給他當獎勵的,在他還沒有開始嘗試吹奏之前,他喜歡用手撫摸陶笛的表面,藉由指尖感受金剛砂帶來的粗曠紋理,他喜歡這種觸感,那些起伏彷彿是一個有著山谷的小世界。

然而當他試著吹出聲音後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練習都無法吹奏出完整的曲子。
向父親提起這件事時,父親只用粗糙的大手揉揉他的頭,笑嘻嘻地沒有提供任何意見,他只能轉而向母親求救。

母親全套的獵人裝束已換成舒適的家居服,便於拉弓的三指手套也脫下來擱在一旁桌上,她低垂著頭檢視明日外出時的必須裝備,把才剛製做好的各種屬性箭矢捆成一束束,分門別類放好。

「還是吹不好嗎?陶笛。」

 
 
一切準備完畢後她才把注意力移到從剛才就等待自己的孩子身上。

母親的語調有點冷淡,但是硝子曉得母親會為他的煩惱提出解決意見,他點點頭,看到母親面帶無奈,因日曬而有明顯分色的手掌輕拍了自己的肩,硝子不能理解這個動作的含意而偏了頭詢問,棲深用帶繭的手指輕捏他的臉頰,感受到孩子特有的柔軟與體溫,她露出淡淡的笑容。

「來學口笛,好不好?呼喚獵鷹的口笛。」

獵鷹是獵人的隨從與夥伴,獵人會利用口笛與獵鷹溝通交談。
硝子想起自己曾經看過無數次母親吹著口笛呼喚獵鷹的畫面,又想到自己之前撿到帶回家的那隻雛鳥,遲疑地點了頭,他不曉得自己能不能學好,但是想試著學習看看。

「必須帶著你的小毛球一起練習才能配合好,
 知道嗎,只有貓頭鷹之眼才有夜視能力,我們等明天再開始。」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