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28.5。蜥蜴之日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雨的暗灰、牆的灰白、磚的赫紅、鴉的深黑。
面對著鑲滿各色碎石的牆面少女依序在心中默念那些顏色的名字。

她站在牆的影子裡抬頭測量牆的高度,對人類而言這是只有膝蓋高、可以輕易跨過的高度,對少女來說這面牆等於是一座人造高山,沒有翅膀的她很難到達牆的對面。

想看看對面有什麼嶄新的事物,心中有股聲音驅使她非這麼做不可。
藍狼少女沿著牆面走尋找能夠讓自己越過牆的踏腳石,走過十三塊地磚後,一排枝葉茂密緊靠著石牆的小樹叢進入她的視線,邊想著還好有帶小袋子來放相機,不會影響到比較大的動作,少女邊靈巧地爬上樹,並且跳上距離樹叢幾公分不遠的石牆上,動作就像在證明少女擁有的血統一般靈巧俐落。


--若是那個人在場,就沒辦法這麼做了。
不願意讓他擔心,少女在他面前總是收斂著種種看似危險對自己而言卻能輕易達成的行動。
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紅眸眺望著牆對面從沒見過的陌生草地與土壤,內心泛起絲絲良心不安的少女露出愉快的微笑--至少只有自己一人的時候可以滿足想盡情活動的心。


在石牆上拍過幾張高度不同以往的照片,這些照片她會好好藏起來先不夾進相片冊裡,為的也是那個小小的理由。





轉動視線的過程中少女的紅眸被不遠處金綠色樹蔭下正在寫生的黑髮青年吸引。
她站在矮牆上觀察了幾分鐘,決定再接近看得更仔細些便輕躍而下,雙腳著地的聲音似乎打擾到對方,使得青年抬起頭看向她所在的方位,雙目交接幾秒,她表達歉意:「不好意思,打擾到你的作畫…我是咏,你呢?」

青年將素描本翻開新的一面,沙沙的寫字聲結束後把手中的畫紙遞給訪客。
白色畫紙上出現黑蜥蜴三個字,旁邊還畫了一隻小小的爬蟲類,他微笑指指畫紙再指著自己,表示那三個字是他的名字。

眨眨雙眼再次望回青年的深黑色雙眸,青年輕指自己的喉嚨,少女立即意會到對方的意思。她並不在意這種事,對少女來說喉嚨無法發出聲音就和自己不能在空中飛翔相同,只是身體構造有點不同罷了,若因此而視為缺陷,那麼她自己不也是有著鳥血統卻沒有翅膀這種重大缺陷的妖精了?

「可以靠近一點,看看你的畫嗎?」

獲得首肯的少女移動到青年身旁,被青年捕捉在畫紙上的風景是以黑白來描繪的,與少女想像中充滿新綠色的風景圖不太一致。她往青年取景的方向看過去,陣陣吹來的微風讓樹蔭下的溫度很舒適,她坐了下來,不在意衣服被土壤沾染。

這裡很安靜,只有風聲與遠處傳來微弱的喧鬧鳥鳴,世界彷彿以這裡為中心往外擴散。

青年遞過來第二張紙,上面潔白如新,沒有任何東西。
柔和的表情詢問少女要不要一起畫圖,她輕聲道謝後接過畫紙,一起描繪起來。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