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39。雨水中的文字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時間點續上篇。


「我們撿到這個喔。」

眾人的視線被獸徑放在桌上的玻璃瓶吸引。

當然,阿枯除外。她正因為之前從寶物盒中冒出來的黑點點在空中飄來飄去感到不耐煩而來回踱步,和被關在過小地盤中的野獸沒兩樣,三種顏色的小尖牙怪物隨著叩叩作響的蹄聲不斷繞圈圈,看起來好像在執行什麼神祕的儀式,話說回來還沒對她說那個小木盒的鎖已經壞了…

把小瓶子放桌面的獸徑後似乎覺得有哪裡不對,抽了張面紙把瓶身與落在桌面上還有自己手指沾到的水分擦乾淨才滿意點點頭,當他發現在場的人都看著自己的動作,顯得有些慌張,微微泛紅的臉頰讓人很想戳下去。

「瓶子漂浮在雨水河流中。」

補充說明物品來歷的硝子心情顯然很好,翅膀隨著不太固定的節奏輕輕拍打著,他因為咏不久之前充滿獨占慾的舉動心花怒放,說不定再多一點刺激就會狂喜亂舞起來←喂,過幾天可能會跑去和雷炫耀一番呢。

咏的紅眸中充滿好奇心,她先盯著那個小瓶子看了許久,再把視線移動到硝子身上默默凝視,硝子對咏的舉動以帶有寵溺成分的微笑回應,在我眼裡那笑容是十足的傻笑。再來是小仙人掌獸徑,頭髮有被動攻擊性的少年和我一樣不明白咏的舉動有何涵義,不過他也和硝子同樣以笑回應,最後少女的視線繞了一圈,又回到小玻璃瓶上。

「可以,打開嗎?」

語氣遲疑,原來視線巡禮是為了獲得拾取者的首肯?

「當然可以!」

獸徑把瓶子推向咏,咏稍微費了點力氣才把瓶口的軟木塞取下來。
從中倒出的信紙很乾燥,完全沒有被雨水浸蝕,咏在眾人注目下小心翼翼展開捲成圓筒狀的信紙,上頭有不少行的小字以及一點塗鴉,圈住信紙的細繩上有可愛的裝飾,這封瓶中信的寄件人應該是女孩子吧?

寄信人是螢。」

咏身旁一起閱讀信件的硝子好像有點訝異,不認識螢的獸徑則是完全不知所以然的茫然。
可是在咏臉上卻完全看不到對於寄件人的驚訝耶?基於好奇我針對這件事詢問。

「打開軟木塞我就知道了,寄件人是誰…」

咏把信紙舉到臉面前遮住自己小小的口鼻,這孩子是不是害羞或不好意思時會有這種舉動?
記得以前也見過…,就和硝子想掩飾什麼時會抓瀏海一樣吧。

「打開就知道?為什麼呀。」

「嗅、嗅到味道。」

嗯,狼的嗅覺。



「應該沒有特定的收件人吧?比如說是要寄給誰,卻被半途攔截。」

關於寄件人的話題告一段落,再來是收件人,咏輕輕搖頭代替回答,我發現她的狼尾有不尋常的擺盪,毛毛狼耳也有點不安份上下拍著,她低下頭看了看信紙,語氣中帶著許些期待。

「可以由我來回信嗎?…只有我,沒有寄信對象。」

啊。

咏的這句話讓我想起每個周末大家會聚集在客廳一起閱讀小蕈的來信以及的回信。
那時候的咏總是在看書要不就是外出散步,在那段時間裡其實很寂寞嗎?

而我們到這時候才終於意識到這件事,硝子露出疼惜的表情摸摸咏的頭表示當然可以,於是咏高高興興拿著獸徑給她的信紙走到書桌一角寫起信來。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