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0。傳遞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時間點接續上篇。


獸徑把玩著玻璃瓶,視線隨著玻璃瓶在兩手中左右移動,專注在這個打發時間的小動作裡,單手握著黑點點的阿枯踏著蹄聲移動到他身邊,不發一語拿走他手上的玻璃瓶把小黑點塞了進去,蓋上軟木塞猛然搖晃了幾下。





這時跟在她身邊的三個小跟班突然開始雀躍彈跳,呃,難道是因為阿枯玩弄欺負的對象轉移,才這麼高興的?


「小枯姊姊,那個沒有空氣不會死掉嗎?」

小黑羊聳聳肩,蓬鬆的黑髮發出沙沙聲響。

少年決定解救那隻可憐的小生物,他有點膽怯地從阿枯手中拿回透明小瓶,偷偷觀察阿枯發現她沒有特別的反應才把拔開軟木塞,黑色小毛球立刻從瓶子裡飛了出來,在空中飄了幾圈後搖搖晃晃飛到硝子的黑色翅膀裡躲藏,遠離狩獵場。←?


小黑羊瞇著眼盯著藏匿處,她放棄從一大片保護色中捉取獵物。

蹄聲走遠讓小黑點獲得機會悄悄飛到保護者身邊,在咏的掌心上方跳著類似蜜蜂所跳的八字舞,少女的狼耳因好奇而微微拍動,這種飛舞路徑可以傳遞訊息?遺憾的是大家都不懂,或許身為Livly的阿枯能理解,只是我看黑點點不會再接近她,這樣子要送牠回家時怎麼辦呀…



「小咏的信寫好了嗎?」

咏點點頭,獸徑所提供的淺綠色信紙被捲成小小一束,以小緞帶收束起來。
往後若是信件交流頻繁,咏就會準備自己喜歡的信紙樣式了吧,說起來獸徑好像很喜歡綠色系。

「要不要放點東西在裡面呢,」
像是小禮物那樣…。獸徑開口提供意見,但他好像認為太突然而把後半段咬在嘴裡。

咏眨眨雙眼,從表情與狼耳可以判斷出她很喜歡獸徑的提議,少女走到自己的小櫃子前翻找適合放進玻璃瓶中又不會太沉重的小物件,一個貓頭鷹造型的不織布小別針,可以捲起來通過瓶口,為了方便取出而在別針的針上綁了一條細線。

信紙與小別針都放進瓶中,咏用力壓著軟木塞,希望軟木塞與瓶口更契合點,發現這點的硝子伸出手,「來,瓶子給我。」男孩子的力量比較大,硝子輕輕鬆鬆把軟木塞多壓進瓶口幾公厘。

咏晃著狼尾,雙手小心翼翼捧著小小的玻璃瓶。

「放進水中就可以了?」
「會有小精靈幫助瓶子流到收件人那裡的。」

聽到我提起小精靈,獸徑的目光變得神采奕奕,這孩子到現在還相信這種東西啊…不對,以人類的觀點來說他們也算是小精靈的一種啊。

我們一起移動到窗邊,原本的毛毛細雨經過時間推移成了滂沱大雨,水滴不斷從天空落下,無數的水花在雨水匯集成的小河流河面躍動、平息。


「希望信會飄回螢身邊,如果是寄到別人手上,對方能回信。」

撐傘站在小河流旁的少女輕輕說著祈望,紅眸看著在水中飄浮的小瓶子慢慢流向不知名處
PR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