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吸引 二の腕 Child In My Hand 誰殺了鳥。 041。角落還有一把劍 忍者ブログ
只是一點點的記憶,與渺小的棲息地。
梅雨季節結束了,以個人觀感來說,現在算是完全的夏天。

前陣子陸陸續續作的換季準備在今天派上用場,但是有一點沒有計算到,午後陽光正好會從連接戶外的窗戶投射進來,不但讓房間溫度升高,他們的活動區域也正好在那四方形的陽光裡,為了遮避過於猛烈的光線我翻出進入冬季時收起來的窗簾掛上,不透光的厚重布料阻擋了光線,室內顯得有點昏暗。

站在窗邊還是能感受到陽光的熱度,我逃離似的稍微退遠移動到自己的坐位前。

「天氣這麼好,有打算做什麼嗎?」
「嗯,打算整理一些東西。」

不耐熱的硝子拉拉領口,拍打著翅膀散熱。他往被陰影遮蔽而稍微涼爽的房間望過去,那裡擺放著了許許多多他所喜歡的那些會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收藏…啊,我明白了,趁天氣好拿出來玩賞一番是吧?

光想像那個隨著光線閃爍的刺眼光芒我就頭痛。


-


轉好的天氣讓雨水河流乾涸,咏擔心收不到回信,因此在黃昏陽光沒這麼強烈時出門尋找瓶中信,外頭氣溫還是偏高這樣不要緊嗎。


不過我更擔家裡看得到的這個,阿枯已經死了。

趴在地板散熱的小黑羊看起來完全是被陽光曬乾體內水分還被車輪輾過的老鼠乾。
心中想著失禮的事,我把電扇轉往阿枯所在的那個方向,她長長的蓬鬆黑髮隨著帶點熱流的風飄起,就像……嗯,海底的水草,我想過一會頭髮會打結得很厲害。

「不可以再靠近了,很危險而且風吹久了會頭痛。」

我用手掌擋住小黑羊的去路,她卻抓起紅色的小牙齒怪物戳我的手!

在硝子身邊幫忙將各項事物分門別類的獸徑發現後立刻小跑步過來,把紅色小怪物從我的手背上拔開,被咬住的地方出現幾個對稱的小小印子,獸徑溫熱的小手在那些小坑洞上來來回回撫摸,只差沒說:『痛痛飛走了~』。

「還、還會痛嗎?爸爸。」

仰起的小臉帶著不安,我只好忍著受到二次傷害戳戳他的頭安慰。
令我欣慰的是連硝子都不會為了阿枯欺負我而有這些舉動啊…,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硝子站起來拍拍大腿抖掉落在上面的灰塵雜屑,又把翅膀展開來活動一會,我很喜歡看硝子伸展翅膀的模樣,他身邊的氣氛就像在森林中深呼吸那般放鬆與愜意,硝子又拍了幾下翅膀,在光線中可以明顯看到被扇起的小小灰塵懸浮在空中。

往我們靠近的硝子表示東西都整理收放在鎖壞掉的小寶物盒中,從他滿足的表情判斷,這孩子也從那堆亮晶晶的物體中吸收飽足的燃料了?…我在說什麼啊。
硝子提到小木盒讓阿枯狠狠瞪我一眼,如果不是獸徑還黏在我的手旁邊,她會衝上來奮力用蹄攻擊我吧。

排除掉這個令人恐懼的設想,我找了別的事來轉移注意力。

一條很眼熟的深藍色緞帶擺放在桌面上,褪色的邊角是參雜著白色的淺藍色,雖說很眼熟,但我還是花費不少時間才想到這個物品的來歷。

「怎麼把這個翻出來了?」
「收著用不到,不如給想要的人,但是末端褪色到這種程度…。」

硝子的手觸碰那條紀錄著許多我與他過去往事的緞帶,那原本是外套上的裝飾品,現在就這麼封陳在硝子所收藏的閃爍物體之下,直到今天才再度被發現。
可是好像沒有這麼單純,還有找出另外的、被標上過去事物的東西嗎?我看著硝子表達疑問,他好像有點尷尬,沒有回答。


「可以…給我嗎?」

微微舉起右手的獸徑細聲提出要求,動作有點扭捏,泛紅的臉頰明顯透露他的思考路線。
硝子彷彿話題被轉移如釋重負地把緞帶遞給解救他的少年,一樣小聲道過謝的獸徑雙手接過緞帶,仔細把緞帶一段一段折好才小心翼翼收藏在口袋裡。

「想送人的話最好再染一次顏色喔,藍色的染料花朵很好找的。」




啊啊,仙人掌少年成為火山,往窗口奔了出去。

「這孩子也太明顯了吧?」

以前也很明顯的硝子默默點頭,凝視已經看不見獸徑小小背影的窗口。



就是這張舊照片上那件外套的緞帶。
那時候頭上有小雞跟班哪。
PR
«042。消失的信]  [HOME]  [040。傳遞»
誰殺了鳥
掌心企劃紀錄,與食腦獸同步更新。

初訪者請先閱讀枯樹枝

棲息者
  : Livly
硝子 : 妖精
  : Mero
獸徑 : Mero
  : 妖精
依年齡排序,點名字可進入資料頁。
別窗開啟。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 free photo